996下的宽松世代丨景观

“景观”是一档新栏目,旨在以文景的独特视角,观察读者们感兴趣的文化、社会领域的新鲜事件,和大家一起,尝试看懂周围的世界。今天是栏目的第一篇,全新登场的撰稿人梨子冰,和大家一起聊聊反抗996的宽松世代们。

996在社交网络上引爆的激辩,终于将职场中沉默的大多数,置于有声的历史舞台。

当年轻友人纷纷掉入“无偿加班”的漩涡,当末班地铁挤满疲惫的身影,我们察觉到,属于中国的“过劳时代”已悄然降临,并成为当下和今后、不得不面对的集体困惑。

感觉身体被掏空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- 感觉身体被掏空

打工者将时间和精力贡献给公司或组织,以此换取生存资本,而当“加班文化”盛行,人性的要求和社会的要求相冲突,整个社会就病了。邻国日本就深受“过劳”之害,并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■《我们无法成为野兽》剧照

“过劳”的本质是企业将成本转嫁给了社会,长远来看,国家的竞争力必将削弱。物极必反,日本部分年轻人在目睹了父辈当“拼命三郎”后,发出了否定的声音:我们不想要这样的人生,我们不想过这样的生活。他们之中,有人在职场“名声大噪”,有人做起了自由职业,有人变成“城市隐居者”。作为年轻人,他们被烙印上“宽松世代”的标签,一举一动,都被社会用放大镜观看。

■《宽松世代又如何》剧照

何为“宽松世代”?他们为何引人注目?一切源于日本推行的“宽松教育”方针。战后日本经济复苏,课业负担日益繁重,出现了“唯分数论”、成绩差被老师歧视等社会问题。为了给学生减负,日本提出实施“宽松教育”,从1980年开始,政府开始修订教育方针,至2002年,“宽松教育”政策彻底落实:减少教育内容,减少授课时间,一周上五天课、把周六还给学生。

“宽松教育”的出发点是“减负”,但由于在学校受教育的时间大大缩减,直接引发了这代人学习能力普遍低下、私立与公立两极分化、贫富群体间的成绩差距越来越大等问题。广义上,“宽松世代”指的是1987年—2004年出生的、受过“宽松教育”的人,他们身上有以下特征:比起工作更看重私事、物欲薄弱、没有干劲、容易沮丧、抗压能力弱、难以沟通。经年累月,“宽松”之弊逐渐显现,2011年,日本终于废止“宽松教育”。

■《我要准时下班》剧照

在日本,“宽松世代”是备受舆论奚落的一方,他们常被用人企业控诉,尽管他们自己也是这项政策的受害者。近几年日剧《我要准时下班》《卖房子的女人的逆袭》《宽松世代又如何》无一不在讨论他们的职场现状。

■《我要准时下班》剧照

在《我要准时下班》中,被前辈斥责的小泉一气之下改了公司电脑密码、跷班逛街,冷冷要求前辈下跪道歉。而另一位新员工来栖,不慎泄露广告现场视频、令客户勃然大怒,他周末不接同事电话、了解事情经过后试图逃避责任,面对上司的教育,他立即回敬:“那我不干了!”剧集展示了“宽松世代”在职场上令人头疼的模样。

■《宽松世代又如何》剧照

而在《宽松世代又如何》中,这代人的形象更加有血有肉。年轻人们各有各的鸡飞狗跳,因为是“宽松世代”,他们饱尝世间成见,活得并不“宽松”。面对生活的粗砺,有人忍耐,有人反抗,有人辞掉工作,有人脚踏实地,正如阿正所说:“就算是废柴,我们也各有各的废柴之处,不要用‘宽松世代’四字为我们定性。” 本剧展现了这样一种处事观:知道什么是真正重要的,为此即使在艰难的环境下不断受伤,也要不断争取。既然无法改变社会的运转规则,那就改变自己突围人生的姿态。

■《宽松世代又如何》剧照

再谈谈自由职业者,“人生有很多种选择,不做上班族,也有别的活法”,这是我的一些日本朋友所秉承的理念。他们普遍认为日本社会对年轻人很苛刻,尤其是对女性,“井然有序的背后是太多条条框框,互不打扰的背后是去不完的酒会”,友人A这样对我抱怨。友人B则直接说:“已经受够了日本”,他申请了英国青年流动计划签证,去伦敦当了一名美发师。

倡导“独自乐活”的日本网站DANRO上,也记载了许多当代年轻人“不走寻常路”的工作方式:32岁的菊池良在雅虎工作两年后,由于“副业”写手搞得风生水起,索性辞职。整个决定过程不超过1小时,把上司吓了一跳。“没有想的太深,自己开心就行”,对于突然成为自由职业者,他如此说道。“我1987年出生,是世人口中的’宽松世代’,我胜负欲不强,不喜欢和人争吵,做自己能做的工作就行,将来也有可能重回公司上班。”面对未来,他的态度带着一丝无所谓般的逍遥。

1994年出生、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的原贯太选择去乌干达做NGO代表。学生时代就开始接触国际援助活动的他,在孟加拉国帮助过流浪儿童、也在南苏丹共和国救助过难民。对于他来说,“不过度依赖海外援助,通过自身力量改变这个国家的问题”意义非凡,尽管资金和安全方面都备受考验,他仍然全心投入。为了传递非洲现状,他还开设了Youtube频道与网友沟通。他写的书也有个非常酷的名字,叫做《为了成为一个不忽视世界的大人》。

■ 原贯太(来源:DANRO)

有人自由过活、去他国寻觅别样人生,也有人直接大隐隐于市。新书《做二休五》的作者大原扁理正是如此。1985年出生、在高中毕业后茧居三年,曾打过长时间短工的他,在体验过“时间完全不属于自己”的日子后,毅然决定开启“做二休五”的人生。他将开销降到最低,衣服只买基本款,食野草吃粗粮,利用免费网站观影阅读,一个月生活费只用7万日元。他的人际关系更是简单,坚信“二十岁之后的人生要用减法”的他,目前正在台北郊区隐居生活。

■ 大原扁理《做二休五》

大原折射了日本如今“低欲望社会”之态,他的“佛系生活”招来了不少非议:无所事事、毫无建树、逃避现实、废宅生活……在很多人眼中,这样的“现代版陶渊明”是荒诞且令人费解的——别人都在俗世里打滚,怎么就你在精神世界神游?更有人直接批判道:与其说是自救、不如说是新时代的犬儒主义,是用看似超脱的“精神胜利法”来抵抗现实之苦。

■ 大前研《低欲望社会》

大原在采访中坦承:“我的生活方式,在父母那一辈看起来是不能接受的,也会有人骂我说社会就是有我这种人,国家才会衰败,但我不在意。我觉得我不是真正的放弃自己,我还是做着我喜欢的事、过着我认为幸福的生活。”

■ 大原扁理(来源:一条视频)

让我们回到“过劳”问题的症结所在:当年轻人越来越意识到,个人“自由”在很大程度上是虚幻的——毕竟在这个被市场规律主宰的社会、只有少数人能通过奋斗达到理想目标,所谓“过劳”不过是被资本支配的一种表现,那么,年轻人到底该如何自救、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“安身立命”?大原扁理这种逆道而行的“反消费主义”,是否也提供了一种多元尝试?

社会到底需要怎样的年轻人?艾里希·弗洛姆在《健全的社会》一书中言简意赅:“社会需要的是在大团体中能与他人顺利合作的人,想要消费得越来越多的人,以及趣味标准化、易于受到影响、其要求可以预测的人。”日本经济学家森冈孝二在著作《过劳时代》中也认为消费主义的盛行是“过劳时代”形成的一大主因——消费资本主义让人们不得不通过延长工时、加大工作强度,以获得高收入、满足攀比心理,这种“炫耀性消费”启动了一场无止尽的过劳循环。那么,愈加趋于低欲望、低消费的宽松世代、达观世代,是否能借此机会改变“过劳”之症?

■ 森冈孝二《过劳时代》

属于宽松世代的“安身立命”是什么?对此,日剧《卖房子的女人的逆袭》第四集的台词颇具深意:“虽然也有挥洒汗水努力奋斗、经济不断发展的时代,但是今后,经济一直发展下去只不过是幻想。在激烈的竞争中,年轻人想要的是微小却又平稳而温情的幸福。”

无论选择哪种活法,不愿过劳的年轻人们,愿你们始终都能坚持自己内心的正义。

■《宽松世代又如何》剧照

记得点击“在看”哦~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易心资讯网 - 娱乐八卦,时尚资讯第一门户! » 996下的宽松世代丨景观

赞 ()

相关推荐

评论